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79xie的博客

云山起翰墨 星斗焕文章

 
 
 

日志

 
 

江南花鸟四才子艺术论  

2011-11-21 22: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花鸟四才子艺术论                      

靖宇

在二十世纪上中页的海上画坛形成了一个以鬻画为生的小写意花鸟画家群体。他们来自上海周边的江浙地区,囊笔申江,以其典雅明秀,雅俗共赏的画风,赢得了“江南花鸟四才子”的美誉,成为海上画坛继任伯年之后以花鸟画名世,并在艺术和市场两方面取得成功的又一个的范例。

这四家分别为常熟江寒汀(1903—1963),常熟陆抑非(1908—1997),杭州唐云(1910—1993),杭州张大壮(1903—1980)。

四家的花鸟画风都以清新明丽为主基调,在表现手法上既注重师法古人也注意师法造化。且他们所学习的路数也颇为相近,以明清野逸派花鸟画为主要出处,尤其是受华岩,恽南田及任伯年等几家的影响更为直接,并都在新时代里以传统技法融会写生,创造出崭新鲜明的新花鸟画。也可以说他们的画风是华岩、任伯年等人画风在现代社会条件下发展演变的结果。

由清中期画家新罗山人华岩创造的小写意花鸟画风,不仅在有清一代,甚至在整个中国花鸟画史上都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流风所及,至今不衰。中国花鸟画的工笔形式早在五代两宋时就已成熟,当时所创造的记录,至今也没能完全打破。而小写意花鸟则相对晚出,自从元代赵子昂,陈琳等人开始娱乐式的探索,一直到明代中期的周之冕才刚刚把“勾花点叶”的技法模式固定下来,成为小写意花鸟的滥觞之始,但是这种略显刻板的工笔写意结合方式比之同时期的唐寅、沈周、文征明等人以书入画,点染自如的花鸟画风,显得不够潇洒畅快,写的味道还不是太浓。

比较而言,大写意花鸟却在明代后期就已经发展得很成熟,典型作家当首推徐渭,陈淳二家,也即后世所谓的“青藤,白阳”。他们完成了花鸟画从小写意向大写意转型的步伐。二人的画风直接影响了清代的八大,石涛,扬州八怪乃至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人。至于清代初期的恽南田则另辟蹊径,创造出色墨点染的没骨花卉,虽然仍以工笔的成分居多,但已脱出双钩范畴,对后世影响深远,致有“常州派”之称。而华岩则充分运用了写的技巧,笔姿灵动,用笔连刷带旋,一变历代以来的丝毛技巧为散锋破笔刷毛,这一技法上的变化使禽鸟的形象更为灵动多变,为塑造动态中的翎毛形神起到很好的作用,小写意花鸟到他这里技巧上已经成熟。华岩秀巧爽利的画风,影响了后世的花鸟画家几百年,任伯年、虚谷以至现代的江南花鸟四才子,王雪涛等人无不对此新罗画风浸淫颇深。继新罗之后,任伯年是小写意花鸟的又一宗师,他擅用湿笔点厾,妙用色粉,浓艳明丽,成为海派花鸟画的典型范式。四才子的画风主要出于华岩,任伯年等人,尤其是受新罗山人华岩画风的影响更为直接。

在四家中,受新罗影响最深并能有所创造发展者当首推唐云。唐云早年以卖画,教画为生,早年曾画山水,宗法石涛,能深得清湘道人苍秀之气,其成就并不在花鸟之下。后因卖画需要,改画花鸟,师法新罗,取其清逸灵动,秀巧可人的特色,易为买家所接受。在唐云早中年的作品里,时时可以看到新罗山人的影子。特别是在表现鸟雀的刷毛技巧上,如画眉,松鼠,仙鹤等,便是典型的新罗家数,但造型更准确,层层刷毛,根根见肉,比之新罗,更无多让。唐云刷毛能做到根根见笔,笔笔见功,笔力之健,在四才子中允推首席。

唐云的绘画涉猎面甚广,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工,在四才子中是画路最广的一家。这里仅谈其花鸟,唐云既擅小写意也精大写意,两种画风无不具劲健爽利之姿。他的大写意是真正写出来的,有一种豪侠之气,唐云嗜酒,性情豪爽,笔墨间可见拂拂酒气从五指间出,这种豪侠气质在四才子中无疑是首屈一指的。他有诗云“平生喜八大,亦复爱新罗”。表明他对于八大简率冷逸画风的景仰,他七八十年代的作品时时流露出八大的印痕。其简笔花鸟作品直接师法八大,曾见其一部画赠邵洛羊的乾隆纸册页,水墨点染,笔简神全,纯是八大作风,但比八大多了一些热烈的生活情趣。此外,唐云也喜齐白石画风,收藏了齐的不少精品,由于唐的收藏观在于藏之为用。所以对于藏品中的精华,他都力求学而能用,用之能化,充分吸收他人作品中的营养,融入自己的创作之中。唐云笔下的螃蟹、小鸡明显是齐白石的路数,至于他的兰竹,芭蕉则源于石涛,而笔墨的劲健酣畅则过之。唐云喜用新的大兰竹笔画兰竹,用笔饱含激情,笔所过处,潇洒淋漓,毫无拖泥带水之嫌,一种侠气跃然纸上,观之神畅。他的竹叶多取飞燕式,新簧临风,飒飒有声,笔畅神酣,“唐兰竹”之誉不虚。

在禽鸟中,唐云早年精于画眉,晚年擅写麻雀。画眉出于新罗,麻雀则有自身面目。写意麻雀,现代人画的不少但面目却多有雷同,唐云的麻雀在造型上有自己的特色,多取正面造型,用笔不多,头部以一笔为之,双眼以焦墨点睛,极为有神。最有特点的是麻雀胸部的黑斑,唐云以两笔浓墨处理的如同领带,成为唐氏麻雀的标志,把麻雀的机警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晚年的唐云转向苍浑沉着,无复早年的灵秀之气,颤战木强之笔时时可见。尽管如此,以笔墨的质量和作品的气局论,唐云是四才子中当之无愧的冠军。

唐云晚年画风还有一个特点是他善于用花青,淡墨等冷色调层层点染来营造画面气氛,他能以色墨交融的破笔点垛和细心烘染相结合营造出画面的整体气氛。这种技法在表现竹林,灌木等题材时一再被运用,是对传统的点苔技法的进一步扩展,形成深远的空间感。实际上,这一技法的创造来源于唐云对西画的感悟,他从印象派以及林风眠的画中悟到整体背景色对于画面气氛的影响,把西画的烘染变为点厾,使之中国化,更显出中国画的笔情墨趣。

唐云的画气势足,才情旺,个人面目鲜明,极具生活热情,苍秀兼备,激情充沛,酣畅劲爽,在四家中允推首席。

至于江寒汀的画风,则从任伯年,华岩而来。他虽擅仿虚谷,但虚谷的老辣,生涩,奇峭在江的本色画风中反映并不多。因江本人的笔性温润秀逸,故而他所仿的虚谷总比虚谷甜润些,虚谷的画是隔夜的酽茶,江的仿作则象清甜的新茶。江寒汀的本色画风受华岩的影响较多,清新明丽,水灵润泽,画中的鲜头特多,带有浓郁的江南特色。江寒汀的用笔很松,画得很透气,但略嫌秀丽有余,浑厚不足。江画最大的特点在于用色,在画面中色彩的调配变化多样,明丽可人,都能统一在清丽的主基调之中,色彩的明度很高,不火不俗,有一种水灵灵的润泽感,绝无脏灰之感,使人看了赏心悦目,恰如一杯清香甜润的龙井新茶。江对色彩的调配能力在四家中是比较突出的,是一种淡雅的软彩。江的画笔墨水色四者结合得很好,技巧相当熟练,但略嫌失之于巧,总体韵味偏甜,因此往往显得好看有余而耐看不够,在气格上略显小气。晚年的江寒汀也曾尝试变法,致力于从小写意到大写意的转变,增强写的成分,化繁为简,把以色彩为主的画风调整为以水墨为主,在原来的清甜加入生涩的味道,尽量融入了虚谷的拙味,以补救其一味秀润精工的画风。可惜这种探索开始不久,江就去世了,否则以他对传统的深入研习和极强的写生能力,当会另立新风。

江寒汀是正宗的花鸟画行家,不仅熟习历代花鸟名家的笔墨技法,并且精于写生有丰富的生活积淀。他家养各种珍禽,熟谙各类鸟性,时时对之写生,对禽鸟形态生性了如指掌。他的代表作《百花百鸟长卷》及《百花百鸟册页》充分显示了江氏对于花鸟本身的熟悉程度和精湛的技巧,这个能力不是一个只会临古的画家所能做到的。技巧的精熟,题材的广泛,使江氏赢得了“鸟圣”的美誉,作为一个职业画家,他可谓极尽能事了,但也正是他的过于能画,使他的画品只能称之为能品,如以画外学养而论,比之其他三家,江不免尚有所欠缺之处。江寒汀的画风比较规矩,基础性很强,十分适宜作为画谱一类的教材,因此他有着众多的门生,并且不乏日后成名者。

和江寒汀一样,陆抑非是来自虞山脚下—常熟的另一名花鸟名家。他早年跟随陈迦庵,李西山习画,熟习了海派花鸟画风。其后又入梅景书屋吴湖帆门下继续深造,遍临历代精作,对五代两宋的院体花鸟,明代吕纪林良诸家的院体画风,清代南田,新罗乃至任伯年的画风都心印颇深,这种穷源尽流的学习方式以他自己的话说是“獭祭”而成。陆抑非对于传统研习的深度和广度为其他三家所不及,其他三家大都受明清野逸派影响较深,少有上追宋元正统派画风的,而陆抑非早年良好的学习环境使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五代两宋的精品,这使他不仅擅长写意更精于工笔。他的工笔富丽中含有清逸之气,早年多有大尺幅精作,构图复杂多变,内容丰富,常常把花鸟草虫置于布景之中,受明代吕纪,林良等人影响颇大。他的工笔在明代院体画风的基础上参入恽南田的没骨点染,又吸收明代周之冕的勾花点叶之法,再上追宋人,禽鸟多法宋人工笔,纤毛毕现,山石多取斧披皴,花卉则没骨点染和勾花点叶并用,构图多取全景,气局的堂皇富丽,在海上花鸟画坛是仅见的。陆的工笔花鸟没有海派花鸟所固有的纤巧媚俗的江湖气息,而具有一种天然的富贵平和之气,在海上花鸟画坛很是难得。

陆抑非中年后转向小写意,其特点是用笔清劲,造型比较严谨。晚年执教于浙江美院,受浙美吴派大写意画风的影响,作风渐趋粗放,笔粗墨浓,设色浓酣,气魄虽变大,格调却不及从前。当年其师吴湖帆曾指出陆的笔性适合工笔而不宜粗放一路,因本性所不合,他在大写意一路上的成绩不及工笔。

和上述三家的平民出身不同,张大壮来自于一个传统的官宦之家,其舅父即为近代著名的思想家章太炎。这样的环境使张自幼就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染,在其日后的作品中也就比他人更多了一份逸气,这在甜俗的海上画坛是十分难得的。张大壮画学的筑基工夫始于早年在庞莱臣府中管理藏画时期。在庞的珍藏中,他见到了大量高品位的历代珍,张对之手摹心追,功夫大进。尤其是对于恽南田的没骨画风以及四王的山水心印最深,临仿南田犹称绝诣。早年的张大壮画风也以秀逸为主,花卉多法南田,禽鸟取自新罗,个人面目尚不是很明显,但难得的是张的作品有一种沙溜溜的松秀之气,不紧不艳,甜中带涩,迥然不同与一般海派花鸟的媚俗之气。解放以后,张大壮进入上海中国画院,安定的生活环境加之热烈的政治气氛使他全身心投入到花鸟画的创新运动之中,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尤其是以没骨写意的鳞介,蔬果最具特色。明虾是张大壮的招牌题材,据说他当年选择明虾为主攻题材是为了和齐白石一争高下,他以彩墨没骨点厾来为明虾传神,把虾体半透明的质感恰如其分的表现出来,又创造性地为明虾加上原本没有的虾钳,突出了对象的生猛之姿,使原本并不入画的海鲜登上了中国画的大雅之堂。而他笔下的其他海产,如黄鱼,带鱼,蛤蛎等也各具特色,简练独特,给人以崭新鲜明的印象。张大壮晚年因健康原因,多以简笔做画,适当吸收了西画的色彩因素,以没骨彩色点染蔬果,很好地表现出蔬果的质感,使人能在纸上感受到蔬果的鲜香,张氏也因而有“都市田园画家”之称。张大壮善于以传统出新,他的创新能力在四家中无疑是相当突出的,由于他的画法主要是把恽南田的没骨点染发展成为没骨写意,使之更具现代气息,因此称张大壮是“现代的恽南田”是毫不为过的。

张大壮的画风在明丽中含有软美的基因,气清味厚,丰腴秀润而略乏气势。他多以小品面世,笔头松而透气,有一种文秀含蓄的书卷气。他的画妙处在于巧用水色,深处如泼,浅处若无,虚实变化,水灵润泽,可谓恽南田之后第一人。张大壮的绘画是对南田没骨法的成功改造,他笔下的水产,蔬果都带着浓郁的现代城市气息,在传统和现代转型问题上张是做得最出色的一位。

四才子的画风总体上都呈清新明丽,雅俗共赏的特征。这种风格特征的形成与他们都曾以卖画为生有着极大的关系,由于在上海卖画必须符合市民阶层审美观念,所以四家都擅长用色,而不以素雅的水墨画风为工,画法也多取相对快捷而容易为一般人所接受的小写意技法,这样的选择使得四家的画都很有“卖象”,在海上画坛乃至整个江南地区都有着众多的追随者。相比于任伯年,吴昌硕,王一亭等海派前辈的浓艳沉酣,四才子的风格更近似于一曲清新明快的江南丝竹,使人在观赏之余倍感舒畅,虽不及前海派作品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却也弥漫着一种温馨和谐的小资情调。四家的画风属江南文人画野逸派的延续,但比较注重严谨的法度,又参以生活蒙养,以传统技法融入写生,创造出名噪一时的新花鸟画。这使他们的作品非常适合于基础教学的需要,并为大众所欣赏。1965年上海中国画院曾出版有《花鸟画谱》一册,以四家的画稿为主,全面系统地介绍了花鸟画的各种常规技法,在当时影响颇大。作为花鸟画入手的范本,这四家的作品是再合适不过的,他们与北方的王雪涛堪称是二十世纪中国小写意花鸟画的南北双峰。

四才子的花鸟画风正如江南春色一样明丽照人,以其浓郁鲜明的海上地域风格在现代中国画坛享有盛誉。四家又都从事于美术教学,拥有众多的及门弟子,其流风所被,必将广泽后学,永为楷式。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