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979xie的博客

云山起翰墨 星斗焕文章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刘继卣艺术研究8  

2012-02-27 21:3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继卣的连环画艺术除了多篇幅的白描作品外还有一种篇幅不多但绘制极其精致的彩色连环画,这些篇幅少则几幅多则十几幅的彩色连环画也被称之为组画。和其他单色白描的连环画多以小开本书籍发行的方式不同,这些彩色连环画出版时多以屏条年画的形式面市,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年画。这种彩色连环画不仅代表着刘继卣绘画艺术的最高成就,其艺术高度在国内其他画家的同类作品中也是少有人能及的。刘继卣的彩色连环画其实是以工笔重彩的国画技法创作的连环画,其代表作品主要有《武松打虎》、《大闹天宫》、《酒泉》等几部,由于这类作品的创作费时费力,因此这类作品的产量远不如其白描连环画多。

其中《武松打虎》这部作品据画家自述这个题材原本可以画三、四十幅篇幅,但为了更好得突出主题,使作品更为精炼,画家最后用了十六个篇幅来表现,其中打虎画面只占七幅,其余都是表现武松成长过程的场面。

这套作品表现的是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的一个经典章节。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每一回故事内容既具有自身完整的独立性又具备与前后故事情节互为关联的整体性,章回小说的这个特征也正和连环画每幅画面既有独立审美价值又有前后连续性的特征相吻合,因此非常适合连环画表现。在民国时期的连环画中就有许多以《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以传统章回小说为主题的优秀作品,到解放以后的五、六十年代也诞生了不少此类题材的经典作品。这类连环画由于其原始脚本就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因此此类题材连环画绘制的成功率比其他内容的连环画要更高一些,也更容易出彩。刘继卣绘制《武松打虎》就是这类题材的代表作品,该套组画用了十六个画面来概括了整个故事,既概括又精炼。整部作品以弘扬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为宏旨,分量饱满而富有张力,画家以自己所擅长的绘画语言很好地处理了“险”和“勇”的关系,营造出扣人心弦的惊险气氛,武松拼尽全力最终战胜猛虎的结果给人以无比振奋,让读者感受到浓烈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贯彻了正必胜邪的信念,真正起到了“成人伦,助教化”的教育作用,用绘画语言成功地诠释这个曾为多种艺术形式所演绎的故事。

这套作品的具体绘制技法也很有特色,这是画在宣纸上的工笔重彩画,基本用的是传统中国画技巧,以铁线描为刻画人物的主要造型技巧,背景设色采用渐层晕染技法。但在人物、动物的造型上则明显受到西洋绘画的影响,造型之严谨生动远过前人。这套组画集人物、动物、山水、花鸟各种题材于一炉,每一张画面中充实而不闷塞,处处有画,其水平大大超过了前人的类似题材作品。

第一幅画面绘行者武松寻亲来到景阳岗下酒店。在这组画首幅开篇作品中画家对于武松没有进行寻常的正面角度进行描绘,而是用了一个站立姿态的背面角度塑造武松高大魁梧的身姿,把一个魁伟健壮的英雄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为以后打虎埋下了伏笔,因为只有拥有如此体格的人才具备和猛虎搏斗的资格。画家在创作这套组画的前期准备过程中,对于武松形象的界定有着自己明确的要求,根据脚本《水浒传》中对武松形象的描述,画家心目中把武松形象界定为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孔武有力,相貌英俊,性格忠实、朴厚,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大汉的形象,只有这样的形象才符合人们心目中打虎英雄的标准,所以在首幅画面中画家着力塑造了武松的挺拔英姿。

服饰处理是历史人物画创作中所必须面对的重要因素,不少历史画由于服饰与时代背景不符而成为作品中的硬伤,以致影响了作品整体的完美。刘继卣在塑造武松形象中对于武松的着装服饰给予了充分的重视,他参考了很多历史资料,《历代名臣像》上的薛仁贵造像给他以很大的启发,最后确定以斗戴范阳毡笠,裹宝蓝头巾,身穿红衲袄,腰系丝带,脚登云靴的服饰的造型为武松的最终形象定稿。白色的范阳毡笠、宝蓝色的头巾与朱红色的红袄构成鲜明响亮的色彩对比,朴素而大方,恰与武松这个北方农民英雄的性格特征相吻合,这样的服饰色彩在这部作品整体的赭黄色调中是相当醒目的。画家对于武松肌体的描绘运用了西方的解剖技巧,尤其是对于武松头部和双手肌肉的刻画尤为到位,关节肌肉都严格合乎科学,没有了前人连环画中千人一面的概念化形象,“童子一笑便老”(徐悲鸿语)等造型上的弊病,显示了画家造型能力上的优势。

而画面的背景处理更能显现作者绘画的综合水准和匠心。其中《武松打虎》的第二幅画《欲入酒家饱饥肠》是整部作品中背景绘制最有特色的一幅。刘继卣传世作品中最多的是走兽、花鸟题材,也有相当数量的人物画,但独立出现的山水作品却很少见。尽管他在少年时代曾师从津门山水名家刘子久学习北宗山水画,但毕竟因此类题材作品的传世数量稀少而鲜为人知。

但这张画的配景却透露出刘继卣在山水画造诣上的些许消息,近景的坡石用的是苍劲凌厉的小斧劈皴,设色水头很大,用赭石铺地后再染以淡淡的花青、石绿色,显出土石的质感,这些都是典型的北宗山水画技法。中景的那株老枫树老干苍虬、枫叶正红,点出深秋时节。叶片用勾染法,但由于用了分层设色的技法而显出很强的层次感,成功得表现出树叶的层叠感,不同与一般传统平面化的勾叶法。树干用干笔皴擦出苍劲斑驳的质感,由于稍稍借鉴了明暗,使质感更为强烈。远景中的酒店茅舍描绘用笔繁简得宜,一幅酒旙挂出窗外,迎风飘舞,上书“三碗不过岗”点出画面主题,为故事发展设下了伏笔。酒店旁特意布置了一间驴棚,内有一头驴子豢养其中,这就增添了这山村野店的生活气息,家畜的存在说明这店中有人家,使独自远行的武松不感寂寞,也为情节展开做了铺垫。整个背景色调偏于红黄二色的暖色调,把北方山村的深秋景致描绘得淋漓尽致。

打虎的画面无疑是这部作品中的华彩乐章,整部作品的成功与否就体现在如何处理人和虎激烈冲突的相互关系上。在以往的连环画作品乃至中国历代美术作品中单独表现人和动物关系的作品并不太多,即使有人和动物处于同一画面时,动物往往处于从属配角地位,多为人类所驱使、奴役、捕杀(如《紫气东来》、《搜山图》、《杨妃上马图》等古代画作无不如此),以显示人作为万物之灵的权威地位。但在刘继卣的《武松打虎》组画中,作为英雄的武松和他的敌手——景阳岗上的那只吊睛白额猛虎处于同等地位,在大部分打虎画面中武松这个打虎英雄也没有从一开始就占据绝对的上风,而是从和老虎正面交锋的各个回合中,吸取经验教训后才取得了这场人虎搏斗的最后胜利。

画家对于老虎形象的塑造可谓竭尽所能,完全把虎当作了人画,对于老虎处于激烈搏斗状态中各种动态神情的把握更见功夫。由于历史客观条件的限制,处于剧烈运动中的老虎造型在以往的美术作品中是很少能见到的。而在组画的第八图中,画家把老虎呼啸而来的气势和武松惊醒时的神情传达得生动备致。这张画的构图很有特色,青石板上惊醒的武松构成一横线占据画面的三分之二面积,而老虎出现在松林后的草莽中,只占据画面右侧的一小部分,是一短小的竖线。但这只张口长啸,抬爪竖尾的那只斑斓猛虎无疑是此画的画眼,画家笔下的动态正表现了老虎刚出现时威风十足的狂傲神态。武松刚要躺下突然被虎啸声惊醒,两手支起身子,双腿后缩,侧目注视老虎的动态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初遇猛虎时的震恐神情。横贯画面中部的松枝即是背景又在构图上起关联作用,把斗争双方的人和虎联系在了一起,使两者不再孤立。画中的松针画法是车轮针法,这是“北宗”山水最常见的画松树方法。松树的枝干方影曲折,树皮多用点法,每组松针呈圆形,因其针叶状如车轮的辐条,故名“车轮松”。背景中的松针每一叶轮的松针或实交于一点,或虚交于一点,呈正圆形或扁圆形。各组松针叠压以增强密度加以墨青渲染,显现出草木阴森的感觉,很好地表现了老虎出没的环境。

第九图表现了老虎腾空猛扑的姿态,在历代的虎画作品中都未曾见这样的动态。据《水浒传》中描述老虎捕食时有“一扑、二掀、三剪”的三大绝招,这幅画面就是表现老虎腾空猛扑的瞬间动态,有惊心动魄之感。据刘继卣自述他在创作这部作品时为画好老虎的各种动态曾多次去北京动物园观察写生,由于故事情节需要必须要有一个老虎猛扑的画面,作者不厌其烦的等候,终于看到一只老虎突然腾空跃起,动作迅猛异常,这就给创作人虎搏斗的场面,提供了很好的“模特儿”。画家凭借过人的记忆默写能力把这个动态捕捉下来,这样就解决了这个造型难题。画家自述“在生活中,有时真的东西并不一定都好看,总感到不满足,不是多点什么,就是需要加点什么,或是需要给它变一变样。到动物园去写生,看到老虎和豹子,有时觉得并不是那么好看,看上去象个标本。这就需要耐心地等一等,往往一瞬间的动作,就改变了这种面貌,而显得非常优美”。[1]《武松打虎》组画中老虎腾跃动态的捕捉就说明了这个问题,观察需要耐心和细致,对生活中的东西进行提炼。

造型的准确生动是动物画的关键所在,造型能力是一个动物画家所必备的基本素质。刘继卣极强的造型能力为他动物画创作提供了重要保证,从这只腾空扑跃的老虎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画家在捕捉动物造型上的造诣。老虎捕猎的武器在于其锋利的爪子和犬齿,因此画家特别强调了老虎的爪、牙这两个关键部位,尤其是老虎腾空猛扑的气势全赖伸出的前爪来表现。画家在描绘老虎扑跃时特别注意刻画两只老虎前腿伸展扑跃的骨骼关节构造,脚趾张开,爪子全部伸出肉垫,五爪怒张,用遒劲的铁线描成功表现了虎爪如同钢钩般锐利坚硬的质感,把老虎扑攫时前腿肌肉伸展的解剖结构交待得非常清楚,从中可以看出画家在对于动物解剖结构的熟悉程度,这在前辈动物画家身上是不多见的。老虎的头部是画虎的关键所在,是老虎形象的代表部位,历代画家画虎无不着力于此。刘继卣对于这只猛虎的头部的刻画可谓下足功夫,怒目圆睁,两耳竖起,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四颗锋利的犬牙,根根虎须怒张,线条遒劲硬挺,刚中带韧,更添虎威。古代画论有“颊上填三毫而神采辈出”的故事,这在画虎中同样适用,虎眼上的三根须毛用笔果断肯定,极见神采。画家把虎当人画对于神态的捕捉极为重视,其笔下的虎须劲挺有力如同钢针般扎人对于增添猛虎的神威大有裨益。虎尾也是老虎的重要武器,所谓老虎捕食的三绝招中的“一剪”,就是指用虎尾扫,据说老虎的虎尾如同钢鞭能扫断麋鹿的腰,可见力量非同一般。刘继卣画虎的过人之处还体现在虎尾上,他笔下的虎尾重视虎尾内部的结构,也即能表现出虎尾作为脊椎骨延伸部分的坚硬质感,使其柔中带刚,每一个黑斑都是一块尾骨的分节标志,从而有了一节节的质感,每见不少画家笔下老虎的尾巴多有疲软无力之感,正是没有重视虎尾内部骨质结构的缘故。

刘继卣是国画写生画派的代表画家,他有一方闲章“从生活中来”正表明了他的创作宗旨。再来看这只腾空扑跃的猛虎,这样传神的动态不是靠画家在画室中苦思冥想所能得来的。猛扑的老虎和下面的武松构成一横一纵的对比,使画面上、下有势,老虎身后斜伸的松枝更衬托出老虎扑面而来的威势。

  刘继卣《武松打虎》之九  1954年

整套组画的其他几张打虎画面则表现人和虎在搏斗中形势相互转换的经过,武松逐渐在斗争中占了上风而老虎则由先前的目空一切的狂态,逐渐处于下风最终死在武松拳脚之下,成了这场搏斗的失败者。后几幅打虎画面中人和虎攻防关系的转化正是画家的致力所在,这部作品重点刻画的还是人物形象,武松从防守转向反击,在防守时画家参考了一些武术中的招式来表现,显得谨慎沉稳。武松与老虎的关系属于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在表现上有起伏,有层次,有节奏。一开始老虎呼啸而来,目空一切,武松处于守势,在防守中仔细观察,寻找有利战机。而后,武松逐渐取得了这场斗争的主动权,在精神气势上把老虎压了下去,使老虎被迫就范成了他的手下败将。这些节奏既有连贯性有不显得平淡,表现出画家的构思能力。

这套组画的最后一幅是表现打死猛虎后,猎户们抬着武松去县衙报喜的场面。这张画很有特色,堪称压轴之作,武松坐在轿子上,其神气不是洋洋得意的骄矜之态,而是农民发自内心高兴的一种质朴情感,群众则是喜气洋洋的。武松为他们除了一大害,多日以来打虎未成而屡遭官府斥责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得到了彻底缓解,这种兴奋是出自内心对于英雄的钦仰和打虎胜利的振奋。画中的猎户看上去一大片,实则画家重点表现的只有几个人,从他们各自的装束、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哪些人物处于哪一个社会阶层,有什么地位,他们的动作深情都围绕着打虎英雄武松这个中心,所以画面的重心始终在武松一个人身上,并没有喧宾夺主之感。在画面构成处理上,画家利用在轿子上的武松和被绑在担架上的死虎把画面分割为三段,每段中都安排了装扮各异的猎户,显得有秩序井然。

刘继卣《武松打虎》之十六                                   1954年

这部作品在色彩设计上也很讲究,一般来说这样多个人物的画面很容易花、碎,但由于画家弱化了一些比较跳的重色,而把最重的朱砂色集中用在武松身上,朱砂的红色沉稳而不轻佻,没有火气,是一种庄重典雅的“中国红”,能压住其他色彩,所以画面的重心就自然在武松身上,画面上一身红袍的武松无疑最夺人眼球。这样的色彩处理使画面既淡雅又厚重,没有出现一般工笔重彩画所容易犯的花哨、火气的毛病。彩色连环画既然有色彩,就必须要考虑色彩因素在这部连环画的连贯协调性,要尽可能把每一幅画面都统一在一个总体色调中,《武松打虎》组画就是以北方深秋时节的赭黄色调为基本环境色,具体绘画技法用渐层晕染的工笔染色技法,使这部作品的基本色调都统一在这赭黄调子中,参以朱红、天蓝等原色突出主体人物,其色彩效果明快清秀而又不失浑朴,统一中富有变化。




[1] 刘继卣《略谈创作经验》,《中国画人物画技法》,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版,页20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